网站首页 奔生活 前几天,我的邻居走了。
前几天,我的邻居走了。
编辑时间:2018-02-02 作者:麻水劲松 浏览量:273 来源:原创

这几天似乎有些火大,一方面可能是因为店子里开始忙了但没有帮手,另一方面我想,可能是和我老家邻居走了有关吧。今天是他上山的日子。写篇文章纪念下他吧,以便当我老了的某一天,当记忆衰退到不行了的时候看到这篇文章还能想起他。

2018年的1月25起,遇到了10年一遇的大雪,全国都降温了,连续几天。27日,妈妈打电话来说老家火坑你火很大,约我们回去向火。回去了,邻居好友也在我们那里玩。我照了几张雪景加火坑的腊鱼发了朋友圈,其中一张照片不小心照到了我的邻居谈方德。看那张带了别人头像发出去不好,就留着没发。没想到,那张竟然是他在我手机里的最后一张照片。

1.jpg

29号晚上10点多钟,我正在下面玩电脑,老婆在上面喊我,说你快看群,声音很急促。说人家说你们队里的谈方德刚刚被车撞死了。我一想怎么可能,看了下群看见了别人发的照片,一张肇事小车的,一张是一个人躺在地上,看着有点像他,突然觉得身上冷了起来,心砰砰的跳的厉害,人也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。我暗骂自己没有用,一把年纪了心理素质还是那么差。人赶紧起来走几步。脑子里想着怎么可能呢?他还那么年轻、会不会是谣传,搞错了?重大事故也许松滋人app上会有人发的。打开了松滋人app看了下最近松滋圈没发现什么异常。然后又跑到麻水群里小声的咨询,问大家最近有什么新闻吗?马上就有人发出中桥谈方德在高速出口西车祸身亡,48岁。我突然抖的更厉害了。伴随着身体的反应,我突然想起了一句话,“远亲不如紧邻”!虽然看到了不少人的走路,但这次为何如此悲伤。他还太年轻了。

想想那天上午,我妈妈在家摔了一跤,由于路上一直没怎么化冰。走不了车,直到下午3,4点我才把车开回去问妈妈要不要去医院拍片。妈妈说不打紧就没去了,同时在老屋里又玩了一会儿。晚上走的时候老婆喊话我说路上又开始结冰了,他的老婆听到了还在说谈方德说今天骑摩托回来的,这待会怎么回来哦。没想到刚过了这几个小时,就有不幸传来。

现在几天过去了,昨天我们村里乡亲去殡仪馆看了他最后一眼,今天已经上山了。我心里隐隐还是有些不舒服,为什么呢?也许是因为他太年轻,也许是因为他太苦?但村里也有人说他吃也吃了喝也喝了玩也玩了做也做了。哎,说不清楚。

小的时候,就看到方德哥,只知道他比我大,但到底大多少我也不知道。还是这次出事看到信息才知道明确的大的岁数,据说他和他姐姐都是和他妈妈一起嫁过来的,他们是透底湖里的人。我们这边把八宝那边叫透底湖。就住在我们旁边,他现在的父亲干农活是一把好手,人是队里的大力士。我4,5岁的时候记的有一次,方德哥和我们那伯伯(他继父)在堰塘里搭水桥子。一人抱着水桥子的一头叫方德哥放上去,也许是方德哥没配合好,主要也是他没力气弄不动,我们把伯伯一做气一人抱着一头用力一甩,一个人就把水桥子搭上架子了,也许是用力的时候把方德哥弄伤了,方德哥嗯嗯的哭了起来。那个时候,他十五六岁吧。

再后来,我也开始读书了,方德哥据说去外面打工了,那时候不是像现在这么好找事情。年轻人打工一般都是跟着瓦匠做小工,宜昌百里洲的满地跑,经常也是半年不回家,不说挣钱至少能填饱肚子。记得他经常会写信回来。而他的妈妈由于不识字,经常都会叫我妈妈念给她听。信里大多都是外面过的很好,不必担心之类。然后就是外面谈朋友了,叫他妈妈家里打家具。说过年给她带媳妇回来。但过年回来,往往又是独身一人。这样周而复始,过了好多年。现在想想,那也是他的17、8岁到21,22岁吧。

终于,方德哥正式归家了。口里松弟太嗒亲热的叫着,很多人都说他不错,嘴巴甜。我大爹也在我妈妈和我面前夸过他几次。再后来,他真的结婚了,新娘子很漂亮,我隐约记得好像也是冬腊月吧,反正天很冷。那天早上我还在床上睡懒觉,他带着他新娘子给我爸妈筛茶后给我筛茶。我见爸妈给红包了而我又没准备,很不好意思,只好用普通话说了声谢谢。他媳妇也回了声不用谢。后来他们走了我跟我妈妈说我没给红包可以吗?我妈妈说小孩不用啦。结婚第二天早上和新娘子给村里邻居筛茶是老礼节。红包事小。主要是让新娘子和村里邻居们相互认识下。记得那天,他筛茶筛的好远。当然,我结婚的时候也沿用了这套习俗。

在后来。我的学业也慢慢紧张了,也要去读高中。和他的交往就少了。只知道听说他做事很勤快。生了个可爱的女儿。他老婆也很顾家,在外面打工。过了几年。就把以前低矮的房子拆了重做成二层小楼了。

当我学艺打工及在麻水开店子后。在家的时间就慢慢多了。方德哥偶尔到我家坐坐,据说他在搞摩托出租,又过了几年,他在我们这聊天说摩托出租不搞了,搞不到钱长期搞还有安全风险。很多长期搞摩托出租的都出过交通事故。同时,也有顾客在我店子里知道我和他是邻居后笑他,说他是“书记”。为什么,他喜欢打牌,但经常打不赢。搞出租的时候一没生意了就叫上几个同行了打牌。经常输。因此被同行尊称为“谈书记”,还笑话他说没钱了找谈书记取钱就对啦。

他是个很爱干净的人,也是一个热心建设家庭的人。记得有次春节,我看他穿着新西服从我院子前面过。我惊呼好帅啊,他笑着说。你看我们好衣服一穿也还是小伙子不错吧。告诉你,人是树桩全靠衣裳。你别看中央那些大领导精神奕奕。都是衣服衬的。平时他老婆不在家,他的房间里还是收拾的整整洁洁的,手上一有闲钱就搞建设,今天把门换了,明天房子打吊顶。再后来换全套厨具电器。建设专门的火坑屋,买电麻将桌子。

再后来,据说他搞快递员去了。快递员搞了不多久说不挣钱,去搞小工工头去了,专业包上砖,钱一直在挣,牌也没少打,每到腊月最后几天,他的火坑里总是灯火通明。专业柴炉子,电麻将桌。屋里的建设每年也持续进行。前年说我们连接大路的路太烂了,中间有一段下面是他们的菜园。他把路边全部砌上了保冚。路边用100水管里面装上了水泥隔几十公分装上一个小柱子。我看见了问这有什么用?他得意的说晚上开轿车看到了这水泥柱子就知道到冚边上来了,怎么样。我的主意不错吧。今年,他主导出人出力去堰坡的路搞成水泥的了,我们出了点钱。

工作上,他后来临港工业园去上班了,也许是以前的工作一直不安定,他很珍惜这次的工作机会。记得我四爹也在他们一个厂上过班,他又次和我聊到说,谈方德是你们隔壁的吧,他好肯搞啊,他去上班第一天一大堆磷肥,本来应该几个人搞的,他一个人几下就搞完了。三班倒的工作还算稳定,也让他有了较多的休息时间去我们那里闲聊。记得他出事的前两天,他还在和他远在武汉的22岁的女儿搞视频,女儿知道他喜欢打麻将叮嘱他少打牌少喝酒多挣钱。他还笑着说他想的很穿,要那么多钱做什么呢?该吃吃该喝喝。他知道我爸爸很节俭,经常开导我爸爸说。人生就是吃喝玩乐,钱攒着就是纸。像您舍不得用钱的死了都划不来。

就是这样一个热爱生活的普通人,在下班骑车回家的路中,被人轿车从后面追尾。据说人摔出去有100多米,后脑着地当场身亡。叫人怎能不痛心。